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287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檢察官百態之二

之前曾寫過不是很令人愉悅的偵查庭開庭實況 這篇要分享的是溫暖而有人性的檢察官 某些標榜監督司法的財團法人 雖然常提出的個案都是讓人會覺得司法人員整體是個恐龍團體 但是他們作為監督機制本來就是看這些面向 無可厚非 就我個人經驗 大部分的檢察官還是很OK的 這大部分OK的意思 包含了一半的面無表情、毫無情緒 讓你感覺檢察官對這件案件沒有私人情緒或不是很在意 其實就算是這樣 也已經是很好了 我不在乎檢座在我的案子上是不是很熱血 畢竟老實說 這就是一份工作而已 只要依法處理不枉法 他就算面無表情、毫無情緒 也不會讓人不愉快 最恐怖的就是那些自以為自己是正義的化身 要代替月亮懲罰被告的檢察官 開庭完全不讓被告完整陳述 被告講一句檢察官頂數句 最後還撂下一句話 「我告訴你啦,你講的我一句話都不相信!」 我已經很久沒碰過這種了 這幾個月來碰過兩個 都是男的 這種的當然對辯護人也是一副「你少廢話」的樣子 還會在輪到辯護人說話時不斷插嘴 最近碰到的一個 在我被打斷到忍無可忍的時候 我完全安靜沈默 然後迸出一句 「請問現在是我的時間嗎?我可以說完了嗎?」 諷刺的是 剛好過幾天 法務部就寄給每位律師公函 叫我們在碰到惡質檢座的開庭態度時 直接上網去投訴 呵呵 所謂的不是不報 時候未到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好啦 不是說這篇要講溫暖而有人性的檢座 怎麼又偏離主題啦 我碰過一位男檢座 和藹可親 很善良 有一件我也是千百般個不願意提起的小糾紛告訴 所謂千百般不願意 當然指的是真的在第三人看來是很小的紛爭 法律上屬於告訴乃論案件 要算賠償費用都不會超過5000元的那種 沒想到雙方都不肯退 小事情就要鬧上法院互告刑事 在事務所要委任時就勸過也沒用 只好就這樣提告 也進入地檢署審理 這位檢座第一次開庭並沒有馬上勸雙方和解 反而是先瞭解雙方主張 在告什麼 也把我們的答辯狀都看過了 看起來算是他都瞭解狀況之後 開始勸和解 第一次對方沒來開庭 檢座勸我當事人 也請我幫忙勸勸 態度讓人覺得和藹溫暖 不會覺得他希望和解還是不和解 只會覺得他希望幫雙方解決問題 第二次開庭時我當事人上次來過了所以這次只有我到 偏偏對方遲到 到鐘點了對方被告還沒來 而我們又是最後一件 我先入庭時,檢座說請我一起等一下對方 我當然說沒問題 然後就出去外面長條椅上坐下 看我自己的書 過沒多久我聽到偵查庭門打開了 原來是檢座「跑下來」了 我趕緊站起來 結果他就在走廊上跟我聊天 談這個案子他的看法 覺得希望雙方不要為了這件小事傷和氣 有沒有辦法勸勸雙方 開始跟我討論如何讓他們和解之類的案件內容 說實話 這種畫面我們在看美國法庭影集或電影中 很常看到 我們在電影或影集中 會看到還沒起訴案件 辯護人就和檢座在協商或討論 互玩心理戰 或是起訴後辯護人和檢座還是繼續在協商 繼續互玩心理戰 或者是在訴訟中 兩造律師或辯護人與檢座 會直接被法官叫approach到法官面前談或是到法官辦公室談 法官直接問所疑之事或講心證 在民事案件中甚至就直接提出哪一方須要賠償的心證 希望能看到可以和解的數字 否則陪審團決定後 他會讓誰付出代價之類的 因為這樣互相瞭解與溝通 甚至可以省去訴訟的費用或是減省司法資源 那天我的確很開心 不是因為可以和檢座聊案件很開心 而是我終於有機會體驗類似美國訴訟情節 在臺灣 媒體公審或網路公審的機制盛行普遍 大家視為理所當然的「監督」 似乎如果審檢辯互相和和氣氣的 就會被認為有問題 遑論法官辦公室、檢座辦公室、律師辦公室 可以互相進進出出的嗎 司法大廈除了開庭的樓層 其餘是法官、檢察官或書記官辦公室的樓層 在電梯裡面都還上鎖咧 我喜歡打刑事訴訟的原因是 總覺得公訴檢察官比較有法律人的理性 我自己有個習慣 在開庭結束後 我會在離席時向對面的檢座微笑鞠躬致意 幾乎九成的檢座都會非常禮貌地微笑回禮 即便是在庭訊中有些針鋒相對 多能非常理性地結束 不像偵查庭檢察官 有的在你離開偵查庭前 還在上面吹鬍子瞪眼睛的嘴臉 你跟他說謝謝時 他理都不理你 掌握起訴不起訴的生殺大權的偵查組檢座 有時是不謙虛又自以為高高在上的 公訴檢察官反而可以比較理性地陳述與應對 不過我還是要說 在我極短的執業記錄裡 這樣自以為高高在上的檢座 真的是非常少了 前陣子開庭時遇到對面一位年輕檢座 一聽他陳述就知道他是那種年輕充滿熱忱與正義熱情的那種 小案子都全力以赴必求除惡務盡的那種 本來想說完了 會不會又是難捱的一個案子 結果不然 庭訊中雖然彼此互有摩擦與尖銳 但每次對話的對應結束 檢座竟然還是能十分理性地展現平和 甚至最後我離席站起來要走的時候 他也對我微笑致意 這就對了啊 大家打官司不要打到自己頭上 打在制度上 何必真的一定要你死我活 我非常討厭民事官司的原因就是 往往律師與律師之間不能如此 打官司在法庭上針鋒相對、吵吵鬧鬧 在庭外完全不打招呼 開一次庭就一路從法庭、辦公室到氣回家裡的都有 不要講打官司 連互相發個律師函都可以氣到吹鬍子瞪眼的 我就曾經聽大學同學說 他承接離職同事的案件 打電話給對造律師協商時 對造律師電話中表達對於離職同事之前寄發律師函內容之語句非常不尊重他感到強烈不滿 即便律師函是寫給對造當事人看的 但對造律師就認為是針對律師 因此阻止他的當事人與我同學他們事務所的當事人協商 理由只是 律師函內容太不尊重人、姿態太高 我不知道別人 但對我來說 好的法庭氣氛 會讓整個案子充滿能量與熱情 姑不論結果一定會有一造不開心 但至少過程是可以有更多激發與創意的 我這樣講很抽象 簡單說 一個可以溝通的、溫暖而有人性的檢座、或法官 可以讓這個案子充滿更多的可能性 檢察官或法官不會變成法匠 律師也不會讓人覺得只是收錢辦事而已 這只是我的感覺啦 只要我還必須接民事案件 我覺得痛苦的日子就會隨時到來 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