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287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檢察官百態之一

前幾天從土城開完庭的下午 正是非常炎熱的溫度 尤其剛口沫橫飛地與檢察官辯論個長篇大串 搭上計程車後很想好好地休息 一上車駕駛員抓緊機會就問我 「你應該是律師吧」這句話 戴著太陽眼鏡的我 雙眼完全不想張開地感到十分無奈 因為根據我的經驗 這句話問完之後 就會是場讓我到下車前都無法好好休息的「災難」 不是要問我對司法制度的看法 就是要問我法律問題 最差的就是「強迫」我一定要聽他對司法的「幹譙」 果然這位「熱血」駕駛員 是對司法制度很有意見的年輕人 講起話來就有點像朱學恆那類的人 他下一句就是問我 「你覺得我們國家的司法還有救嗎」 這句話 就是在告訴我 「你不用講了,聽我講吧,我告訴你,我們國家的司法,沒救了啦!」 也就是說 我落入了上面講的最差的那一種可能 這位駕駛員一路上講著他幾次被檢察官調查的經驗 然後幹譙檢察官主要的犯罪行為人不查 然後查他們這些枝微末節、也是被害人的人 我雖然也有點頭「嗯嗯」「是喔」幾句 但我完全不想理他 倒不是我不同意他的看法 而是我認為這個議題 不是計程車上幾十分鐘可以討論完的 最重要的是 這位駕駛員也不一定會想聽我講 當下我決定只要口頭附和他就好 心理和大腦我還是繼續我的休息吧 大家似乎都對司法有意見 我當然也有 但我今天要集中一點小火力 在偵查檢察官的部分 因為媒體披露太多關於「恐龍法官」的判決 大家自然而然焦點都集中在法官 甚至法官進用來源也成為大家批判標靶 什麼奶嘴法官、恐龍法官之類的 大家似乎忘了 吃同一個奶嘴的 還有檢察官 他們是同一批人考上司法官受完「訓練」之後 按排名等標準去分發的 檢察官就沒有奶嘴檢察官、恐龍檢察官嗎 怎麼會沒有... 只是司法院在受到司法改革的敦促下 幾次辦理律師轉任法官的考試 甚至放寬可以參與轉任考試的執業年限為3年 我想我們看得到司法院的努力 但回過頭來看檢察官呢? 好像很久很久沒有聽過 檢察官有要辦律師轉任檢察官的考試與甄試 有沒有這方面轉任的法規? 有 怎會沒有 但是法務部沒有公告出來 就算有法規 也沒辦法像司法院那樣辦理轉任考試或甄選 換句話說 這個階級的自我保護政策 還是十分嚴密的 進用來源還是考試來的檢察官 有時和SUN聊到這些事情 他也認為檢察官的素質參差不齊 有的檢察官對社會事務很瞭解 專案討論的時候就很輕鬆 有的檢察官只能以怠惰形容 有一點小線索就收案 不辦了 完全不想繼續追大條的上游來源 而我自己的經驗呢 那可就說不完了 曾經也遇過很有素質、很有熱忱的檢座 聽他筆錄在問的問題 就知道他知道本件重點在哪裡 也可以讓我預測到他的辦案方向 進而提出相關證據或資料供檢座參考 就算是辯護人的身分 也可以和檢座合作的很愉快 之前司改會批露出北檢某位開庭態度惡劣的檢座 剛好我也開過這位的庭 既然已經知道特定的人了 我在這邊就不多說 曾經遇過比較讓我傻眼又憤慨的檢察官 1.對我要求更改筆錄記載我當事人確實有講的話十分不以為然的檢察官 2.我已經寫過好幾份答辯狀卻從來不看狀開庭一直在問重複問題的檢座 3. 在訊問證人時,直接誘導證人,先將答案當問句問、將證人當被告問, 最後證人講的就是檢察官一開始就設定好的問句內容, 疑問句變成否定句而已...... 4. 直接與證人或告訴人對嗆, 被告都還沒有提出答辯說「不是這樣,是怎樣怎樣」, 檢察官直接在與告訴人或證人對嗆的時候, 幫被告答辯說「他不是這樣,他是怎樣怎樣」, 我非常確定被告沒有以書狀提出這種答辯 因為檢察官前此有說過被告沒有提出書狀, 而我每次開庭都有去,都有認真寫筆記, 我非常確定被告沒有說, 最明顯的確認被告沒有提出這種答辯的證據, 就是檢座在與告訴人或證人對嗆時, 直接講「如果被告他怎樣怎樣,那你就沒證據告被告」, 這句話當然庭上被被告聽到, 等到檢察官問被告對告訴人或證人證述的意見時, 被告講的就是檢察官剛剛講的抗辯理由...... 5. 以被告辯護人身分去開庭 庭訊過程訊問被告、證人、告訴人 最後 檢察官完全沒有問我辯護人的意見 這位女檢一開始就連點名都沒有點名到我 一直到她說下次庭期時間的時候 我才十分卑微地向檢座「請求發言」 她頭依然低著寫她的庭期筆記本或是審理單 然後悠悠地吐出一句「你要說什麼」 完全沒有驚訝於我的存在 這表示 她從頭到尾都知道我在,不是不知道...... 至於對於檢察官所撰寫的起訴書內容的意見 或許牽涉到個別檢察官的程度 就像書狀不是每一位律師都能寫的好是一樣的 我對此不評論 但是起訴書上對於如何認定被告有罪 如何依卷附證據認定出被告有罪的事實 有時起訴書並未交代清楚 講好聽一點是經驗法則 講難聽一點就是檢察官依自己主觀的心證認怎樣就是怎樣 再來就是起訴書的證據清單 檢察官「偏好」在待證事實裡面寫出自己就這項證據的「心證」 卻鮮少提出這項證據可以證明待證事實的「涵攝過程」 還有 我也看過起訴書證據清單證據待證事實裡面記載說 這項證據有呈現什麼什麼 所以顯見被告怎樣怎樣 然後你仔細去看這份證據 裡面根本沒有檢察官講的這個事情 剛開始執業時我會懷疑 是不是檢座會整理兩份卷證 一份是給辯護人閱卷用的 一份是給法院而不開示給辯護人 所以我們閱卷資料沒看到證據清單上寫的這些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好了 起訴書證據清單上寫某項證據是某某證人的證述 待證事實欄就寫到 證人說「00000」所以可以認定被告00000之罪行 但是你翻遍全卷 這位證人證述筆錄內容沒有一個字有「00000」 甚至根本沒有提到過「00000」這件事 那就奇怪了 到底檢察官看的是哪一份證人筆錄? 這樣你就知道為什麼我一開始執業時會懷疑有兩份卷證資料了吧 看過多幾份起訴書之後 我對於這種「表裡不一」的心證 也就沒有太多在意了 因為顯然法院在審理時 也沒什麼在鳥檢察官的證據清單待證事實寫什麼 因為我們的刑事訴訟制度採取的是卷證併送制度 檢察官有用沒用到的證據 全部都送到法院那裡 你看審理庭提示證據辯論時 也都不是依照證據清單提出的證據在提示 更多時候是法院在偵查卷裡面找出他認為可以作為本件理的證據 法官自己重新整理證據清單 作為本件審理所需之證據 所以久了之後 我對起訴書證據清單所載 也免疫了 準備書狀中對證據能力爭執還是會爭執 就是心理上沒那麼在意那種精確 畢竟 連法官都不鳥的證據清單 我理他幹嘛 以上雖然從律師執業經驗的角度 去提出這些意見 但我還是要強調 這些都不是絕大多數檢座的行狀 我會再寫一篇我遇過很棒的檢座的文章 這篇文章只是要說明我認為司法改革大家不要只看到法官 檢察官與我們日常生活也息息相關 起訴、不起訴 都會影響人民的一生 律師能透過市場機制淘汰 但法官、檢察官卻是終身保障的職業 在得到權利與地位的同時 不可抱怨自己被社會批判是須要改革的階級 因為你們所做的一切 都會深深影響每個與你接觸過的人的一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