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287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少年法庭的收容大刀

我第一次接的少年案件是法扶的案子
當事人是少年的父親
少年是高職學生  父親是機械修理員  母親是家管
少年成績一直不是很好
也有一些父母不是很喜歡的朋友
但大致上也沒惹過什麼麻煩
少年被少年隊盯上  還上線監聽
最後移送少年販毒
少年父親來事務所開會時
一臉緊張  十指指甲塞滿了黑色的油漬
該是工作時浸染的痕跡
可見是辛苦扶養孩子
孩子現在官司纏身仍然請假過來開會討論
無怨無悔
真是天下父母心
但少年  
話語不多 老神在在

本件證據只有從頭到尾沒有一個「毒」字的監聽譯文
還有少年同學供稱 使用的毒品是少年給的
少年隊在移送書中解釋監聽譯文裡的各種「代號」
包括:拿鞋就是去拿毒品、鞋的尺寸就是指毒品數量等
第一次開庭時
少年庭的法官臉色就不太好
因為少年否認犯行
一一詢問監聽譯文裡的意思
少年每一句解釋都被認為強詞奪理、態度惡劣
法官臉色與口氣就更差

奇怪
明明少年事件處理法第35條規定:
「審理應以和藹懇切之態度行之。」.................

卷內除了這些證據就沒有其他
雖然剛開始我也覺得少年否認得很心虛
但撇開這些
總是要把正當法律程序放在前面吧
尤其販毒罪刑在成年人來說也不輕
應該要更慎重吧

結果出乎我的意料
除了法官整個庭訊期間態度頗差
臉色只有俗稱的後母臉堪可擬
只要問到不是她要的答案就是一陣冷嘲熱諷和生氣
選任輔佐人陳述的意見也只有記明筆錄的意義
庭訊末了
訓了少年一頓說他不知悔改還在說謊
瞬間
就說收容
庭畢少年立馬就被法警帶走
連一件帶進去的外套都沒有

雖然說這樣的結果不是沒有跟當事人說過
只是
比起刑事訴訟法的羈押
還要經過一番辯論和證據部份開示的過程
這個程序真的讓人十分錯愕

收容期間我去觀護所看過少年1、2次
之後在下次開庭時
少年把他知道的部份都說出來
記明筆錄後
法官又是訓誡一番
然後就諭知責付

這個少年事件販毒案件
我只出一份書狀
開了兩次庭和幾次會
結束
不到半年就結束一個刑案(嚴格來說少年事件不算刑案)
這真是難得
更難得的是與成年人販毒判刑之結果相比
竟然只是責付的結果
令我慶幸得不知天平的那把尺在哪

不過
這眼前晃一招的收容大刀
卻讓我尤感押人取供的權力之大

之後接到的少年案件
也有相同的情形
法官庭訊認為少年說的不是他們想要聽的「事實」
態度就十分惡劣
擺出訓導主任的姿態
完全忘了他是法官
(應該不是因為少年庭的法官不穿法袍的這一點讓他們忘了自己是法官吧)
比我碰過的普通刑事訴訟庭上的法官態度還要差好幾百倍

然後瞬間舉起「收容」大刀
理由是少年沒有說實話、沒有交待案情、少年非行需要到觀護所去受矯正與調整等等
不過或許剛好是我接受委任的案子遇到這種狀況吧
或許其他選任輔佐人沒有這種情形
我僅就遇到的情況分享一下罷了

看到這樣的「收容」制度
我心不禁發顫發冷
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26條的規定
只要法官認為「必要時」
就可以收容少年
但是什麼是「必要時」?
都是按照法官認定的「必要」
刑事訴訟法至少還規定羈押須具備羈押原因、羈押必要的要件
辯護人還可以在羈押庭上攻防這些要件甚至開示證據
但收容少年
卻只要法官一聲令下
就算問選任輔佐人有何意見
也只是記明筆錄而無任何實益
對於收容裁定抗告
通常也是浪費時間  毫無意義
幾乎沒有任何撤銷收容裁定的可能

然而
把少年關到觀護所
縱與一般成人的看守所不同
但少年在收容期間不得離開觀護所
一切作息都要按照觀護所作息
通訊受檢查、也不能隨意會面等等
這些跟看守所都是一樣的
少年被剝奪人身自由的情形是相同的
難道「收容」不須與「羈押」有同樣的要件要求嗎
為何法律制度沒有這樣的設計呢?

沒有收容要件的設計
不排除會出現「押人取供」的情形
我碰到的幾次收容
法官的意思都是少年說謊
要少年去觀護所反省
這是什麼意思
不就是要求少年下次出來開庭時要依照法官的意思回答?
換句話說
收容沒有和羈押一樣的要件
並不是為了防止偽證、串供、湮滅證據甚至逃亡才把被告關起來
所以「收容」真的只是看法官認為「必要時」
就把少年關起來了
因為這樣的設計
讓法官收容與否的權力非常大
少年被收容後基於想回家的心態
確實曾經有位當事人少年就是承認了沒有做過的事情
只因為法官說只要他承認就可以責付或保護管束
不然就要繼續關他

或許
「收容」制度給予法官這麼大的空間
就是為了少年的利益
以短則1月、至多2月的收容時間
換取責付或保護管束
比起一般刑案的刑罰處罰
已經好得太多了

或許吧
但這樣制度可能產生的「冤案」
大人們不在意嗎?
司法制度不在意嗎?

還是大人已經選擇了此輕彼重的價值觀
直接讓少年承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