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287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別成為讓司法雪上加霜的律師

執業至今也有一段時間 雖然在資深律師眼中我當然還只是個小蘿蔔頭 但總算是累積一點小小的經驗可以在這手術室裡 張張嘴發牢騷 我這個人正直的性格 連Sun都認為我不適合當律師 有時當事人是告訴人時太過理性地分析 當事人認為你在幫被告 有時當事人是被告時太過法檢思維地判斷 當事人又認為你一點不相信他 不站在他的立場想 這些都沒有關係 能溝通的話 當事人總算是能瞭解你只是站在公部門的角度 去分析他這個案子的策略 通常能瞭解的當事人 他會真心佩服你這位大律師 當然也有那種只想要你當小狗律師 叫你往東就往東 往西就往西 完全不顧慮你是律師的身份 只希望你隨著他亂吠一通就好 這種當事人 就算你隨著他高興胡亂主張 最後輸了官司他會怪你 贏了官司他會認為是他自己的功勞 不過 我通常不當小狗律師 因為我一直服譍我師父講過的一句話 當事人是需要教育的! 所以 在經歷了這一切有的沒的 其實我早已經逐漸把勝敗得失看淡了 但是我要強調 這絕對不容易 以我這樣正直的個性和十分有原則與立場的人 要做這樣的調適 真的花了很長的時間 當然還要靠基督信仰 不過 最讓我難以適應的 也最讓我實在是無法釋懷的 就是法律人的亂七八糟 或許你很難想像 當事人 尤其沒有讀過法律的當事人 竟然比讀過一點法律或是自己就是法律人的人 還要好溝通與彼此諒解 今天這篇文章要寫的是律師 之前手術室裡也有寫過一些我觀察過的法檢 總還要繼續補上這些亂象的 基於擔心哪個對號入座的人不爽要來亂告誹謗之類的 我自然會將這些經驗模糊化到你一點都不想看我的文章 但是 我還是必須要寫 我在法庭上 絕不說謊 絕不情緒謾罵 講話字斟句酌 我相信我師父的教導奠定我的基礎 看他在法庭上的表現也讓我有學習的對象 不是擔心說錯話才這樣 那是對自己的期許 因為我穿著法袍 代表我不是普通的當事人 我不能像當事人一樣一哭二鬧三上吊 更不能瞎掰事實 說謊到底 或是在那裡情緒謾罵像個潑婦一樣 有的當事人喜歡看律師在庭上吵架 沒跟對方律師吵架他認為你沒種 他認為你不夠強硬 後來真的輸了他就怪你軟弱無能 當然這些批評我沒有碰過 我是聽到因為換律師跑來找我們的當事人這樣講前任律師 至於我們的案子是還好 比較少跑票的 但是當我聽到我當事人這樣說之前的律師時 我會馬上為這位律師辯駁 我說過的 當事人絕對需要教育的 我陸陸續續在打民事官司的時候 遇到對方律師胡言亂語 完全不提出任何證據就在那裡瞎掰事實 你說對方也認為你在瞎掰事實 這我是不知道 我只知道 我有幾分證據就說幾分話 那種沒有證據卻要在庭上瞎掰的事情 老實說,我真的做不到... 所以當我碰到這種情況的時候 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這些人還是可以這樣安心地穿著法袍 站在法庭上 繼續口沫橫飛 舉個簡單的例子好了 開到最後一庭法官準備結案了 我再次提出對方迄今沒有提出為何對我當事人有債權的證據 對我當事人有債權的是A 不是對方 在最後一庭 對方律師終於回答了 「因為A有把債權讓與給我當事人」 法官問他是不是有通知我方 律師馬上說有 天啊 這完全是反射性的反應 沒有遲疑沒有恐懼 完全不像說謊 我不願堂而皇之地在法庭上嘆息搖頭 但是我真的很驚訝 說謊可以這麼順口的嗎 你或許要說可能是我當事人說謊吧 因為無法將事實在這裡寫得很清楚 所以我只能在這裡告訴你 我可以提出證據證明他並沒有 連這種消極事實我都可以證明了 你就會知道「債權讓與」以及「有通知債權讓與」的這件事情 真的就是謊話連篇 還有一件是工程款案件 工程款錯綜複雜 每一期的請求都不相同 我碰到的對造律師 竟然能夠把完全不同一筆的工程款講成是同一筆 他在法庭上 就像在說故事一樣 台語說的「ㄍㄡ 來 ㄍㄡ 去」的 重點是與上一個律師一樣 他講話完全不須要提示證據 就像講童話故事一樣 好像跟你說 「信者恆信之,不信者不信之」...... 同樣地 我之所以能告訴你這絕對是不同一筆工程款 是因為有證據 而我也提出證據向法官說明本件真的不是對造律師講的那筆 我竟然要先向法院釐清我起訴狀上明明已經寫清楚的訴訟的標的在哪裡 還好法官沒鳥他 事務所其他律師說 這位律師的策略就是要搞亂法官 因為工程案件錯綜複雜 他只要搞亂法官 法官就不敢判他輸 因為法官自己也搞不清楚不知道該不該判他輸 我聽了前輩這樣的說法 心裡很難過 難道我們律師沒有程度、不能好好打仗 竟然要用這種方式讓法官判你贏? 一件民事官司上遇到對造一位女律師 這位女律師一開庭 就開始說我方在刑事庭如何惡劣 如何一直上訴、再議 如何一直傳喚證人 老實說 若非她身上穿著法袍 她的行為讓我幾乎分不清我對面坐的是當事人還是律師...... 身為法律人 難道不知道法律設計救濟制度的目的 是為了保障人權 這是憲法層次的權利吧 講難聽一點 我回個嘴把憲法搬出來 她的嘴臉會非常難看吧 法官是位媽媽級的法官 滿理性的 當我進行陳述向法官說明本件情況以及刑庭情況時 這位女律師及他的當事人還在時不時地插嘴叫囂 法官始終看著我的眼睛聽我說話 然而 這樣的理性 就在這位律師又再次重複我當事人一直救濟一直傳證人時 我忍不住沒好氣地回了一句話 「這是他法律上的權利」 沒想到這位大律師竟然像個耍賴的小女生 以一副不屑的表情回答「是啊」 當下我真的快昏倒 因為我執業這些年 還沒碰到這麼像當事人的律師 我拿眼看看通譯 發現通譯也跟我一樣有一種無奈的表情 我低頭輕聲說了一句 「我不須要跟你吵這些」 身為律師 還要用吵架的方式要糖吃 我認為那真是格調低 又沒程度 但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 如果今天是在爭執法律上的東西 吵的面紅耳赤 我完全可以參與 要怎樣吵我也奉陪 但是如果只是情緒性的謾罵 例如說很情緒地謾罵 對方就是不給錢 對方藉口很多 對方讓我們很困擾 對方在搞什麼 這種根本就像潑婦在吵架 裡面完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講這些話的時候 是一種陳述 像我師父說的 不卑不亢 我認為 鎮靜不表示害怕 沈穩不表示沒理 不是要尖聲尖叫 拿手指著對方的鼻子你才是有理 穿著法袍在法庭上 不是在吵架 陳述後要向法院提出法律依據以及證據來主張 這是你穿著法袍跟一般人不一樣的地方 如果你穿著法袍在那裡咆哮 我說真的 真的很難看 我的臉很臭 很堅毅 我說的話很一針見血 有證據依據 但是我不會像潑婦一樣叫囂 以為用這種方式能讓法官賞顆糖吃 或許有效吧 但我做不到 記得讀過一篇陳瑞仁檢察官的演講稿 他提到 一位好的律師 是在協助法官檢察官整理事實與爭點 讓法官檢察官越瞭解事實 就會離正義越近 當然這份正義是相對的正義 我相信陳檢座的意思是他對律師是這樣期望著 如果律師要靠打混仗混淆法官檢察官 或是叫囂謾罵來強化自己站在正義的一方以此說服法檢 我還是那句老話 「難道就沒有武器可以讓穿著法袍的你跟一般人不一樣嗎」 或許這也是Sun說我不適合當律師的原因吧 法官檢察官都追求真實的發現 而律師 發現真實在其次 得到自己和當事人想要的結果才重要 手段及結果 皆與正義無關 想追求正義 去當法官檢察官! 或許大家都是這樣在表演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