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287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是否委任律師

執業多年
我最不喜歡聽到當事人問的兩個問題
一個是「請問這件無罪(或勝訴)機率大概多少」
一個就是「我這件到底要不要請律師」

第一個問題在法律事實十分清楚的案件上
回答當然很輕鬆
但大部分會到事務所來找律師諮詢的案子
都是那種有點模糊又不會太模糊
很難斷定法官的心證如何的案子
例如刑事案件
有些證據可以有不同的解讀空間
法官相信不相信、是否合乎經驗法則等等
這些都很難掌握
像有些提告或被告的誹謗或公然侮辱罪的事實
真的是很難百分之百判斷法院或檢察官的認定會是什麼
還有那種實務見解就有分不同派別的
只能跟當事人說看你遇到支持哪一種見解的法官
像這種狀況
硬要律師以「機率」來講
我通常只能把案件狀況、法律評價及實務見解逐一分析
幫當事人上一堂法律課程
至於勝敗機率
大致上說一些看法
其他的那請自行判斷了吧......

第二個問題也是這篇文章要討論的
要不要請律師
問一個律師案件要不要請律師
感覺似乎是一個很多此一舉的問題
實際不然
有的案件
我還真的會跟當事人說不必請律師了
自己處理就可以了
僅酌收諮詢費
因為
如果是那種當事人自己可以處理的事情
告訴他要一定要委任律師辦理的話
律師收費不可能為這種事務不敷成本
考量成本的情況下收費還是會有一定程度
結果事情簡單得處理完了
當事人知道原來工作內容是這麼簡單自己也能做
竟然還要請律師付高額費用處理
恐怕之後當事人對律師的評價也不會太好
所以經驗上我均會將事情全程的狀況告訴當事人
雖然是know how
但總比當事人日後覺得律師沒講清楚得好
何況不委任還是會講清楚會酌收諮詢費
如果說清楚了的確是簡單程序自己都可以處理
但當事人仍然希望委由律師辦理
那當然就依照當事人的意思接受委任
但至少當事人已經明確知道辦理過程內容
之後發生客訴的狀況應能減少

不過當然啦
會到事務所來諮詢案件
事情大概也不算小
原則上
以下是我建議應該至少要先找律師諮詢、甚至要委任律師的情形

第一,
刑事案件身為被告或告訴人的當事人

除非是車禍案件尚有空間可以考量是否需要請律師
其他案件就算是自白犯罪或提出告訴
我都建議要考慮委任律師
千萬不要認為是自白犯罪就認為無須委任辯護人
或是以為反正自己是被害人就不必請律師擔任告訴代理人

自白犯罪案件仍可能在案件細節上會出現矛盾或供述前後不一
如果有共同被告的話,已自白之被告更有可能擔任證人
細節供述或證人供述都需要辯護人的分析
這些訴訟上發生的事情會影響法官量刑心證以及確認犯罪事實

至於告訴代理人為何仍需要諮詢或委任律師擔任告訴代理人
我已經看過太多件了
自以為是被害人就直接跑去警察局做筆錄
結果告到對方最後不起訴確定
原來是
根本告錯法條、重點事實擺錯地方
明明該告強制罪卻告恐嚇取財罪等等
憑著自己認為的法感去告
最後就是自以為的法感壞了你的事
別以為警察或檢察官會幫你更改到正確的法條
甚至有的錯誤法條還是製作筆錄的員警告知的
等到發現原來是自己告錯了
想再提告已經罹於時效了
一切都來不及
所以建議
認為自己因對方的犯罪行為受害而想提告的話
先諮詢律師或法律人員再去製作筆錄比較謹慎一些
(除非時效已經快到了只能趕快先去告之後再補充,或是很明顯的犯罪行為)

另一種要提告卻沒有先諮詢律師就去警察局做筆錄提告的風險
就是關於證據保全的問題
曾經有個案子
當事人發現被害後馬上跑去報警做了筆錄
結果那件案子非常重要的證據保全完全沒有做
這位警員第二、三天就傳了被告來做筆錄
想當然爾什麼證據都沒有的情況下
被告豈會承認犯罪事實?!
這真是一種很烏龍的辦案狀況
讓被告知道自己已經被告
但卻未保全證據
無疑地會非常糟糕
之後案件移送地檢署之後被害人才來諮詢和委任律師
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
我接受委任後兩天內就提出證據保全聲請
但之後開庭時檢察官當然也是表示
他們去扣東西的時候只扣到什麼什麼
其他我要扣的東西他們已經找不到了
因此
如果這個當事人在發現被害時能夠先冷靜一下
找律師諮詢
甚至前往製作被害人提告筆錄時
能有律師陪同的話
或許就能有比較完整有效的程序來處理
也不至於事後證據查扣的過程無比困難
不過話說回來
這件案子承辦警員真的是搞了大烏龍
不客氣地說真是太瞎了!

其他的刑事案件被告
尤其要做無罪答辯的當事人
我建議都必須先向律師諮詢討論答辯方向或內容
偵查中尤其重要
因為法院目前大多仍迷信「案重初供」
如果一開始的偵查筆錄就讓人難以相信你的清白
越到後面就越困難
我看過最惋惜的就是明明事情可以好好說就沒事的
但偏偏就有人說出來的話跟想要表達的事實就是不一樣
明明可以不起訴的就一定要被起訴到法院走一遭
看的案件多了
真的發現有這種當事人
連在會議室跟律師開會都要講幾個小時才能讓律師了解事實
四平八穩講事情顯然對這種當事人是很大的挑戰
更何況去開庭時又緊張又擔心
如何期待能說清楚講明白?

我接過一個案子
明明是自白犯罪
但是檢察官問他是否承認什麼什麼法條內容
他又說可是我沒有去
因為他聽不懂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結果筆錄竟然就記載成:「我否認」
原本是「自白」可以減輕其刑的,卻因為這筆錄記載內容當場變成「否認犯行」
因為我知道是我當事人講不清楚
所以我立刻請檢察官允許讓我解釋一下當事人的意思
我邊說我當事人點頭如倒蒜地說
「對啦,我就是這個意思」
如果沒有請辯護人
結果明明是「自白」就馬上變成「否認」
以後到一審還要再來調錄音帶確認......有夠麻煩......

總之這種當事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是強烈建議偵查中就要委任辯護人的

其他的刑事案件被告
比較複雜事實
例如貪污、證交、國防等等
當然要委任辯護人協助釐清答辯方向、法律適用
這種複雜事實案件辯護人可協助將複雜的事實與答辯內容以書狀或言詞清楚地告訴檢察官或法官
當事人只要好好準備說明事實即可
否則未委任辯護人的情況下
要顧及法律規定、又要看事實、又要了解法律適用的狀況
當事人瞻前顧後要能十平九穩,真的非常不可能
尤其有時偵查庭上不好說明的
就需要借助書狀來表示
委任律師的話就可以清楚地以書狀表示
甚至協助檢察官了解案情事實
有的時候被告遭到錯誤的起訴
是因為檢察官真的不清楚事實內容
原因可能是當事人講不清楚、證據錯誤
還有一個就是檢察官真的不了解
這些如果有委任辯護人
或許可以用書狀說明清楚(當然檢察官如果不看書狀,那也沒輒)

第二,
民事案件。
一般人以為民事案件比較簡單
因為都是跟人民有關係的事情
家事、遺產、土地等等
然而
其實民事案件也要十分小心
因為你如果不小心說錯話
很可能就變成自認
法官就可以直接判了

除此之外
其實有些民事案件也很複雜
光是調查證據就要很傷腦筋
因為民事案件法官基本上是不會自己調證據
你負舉證責任手上又沒有證據
只能請法官查的話
你要知道怎麼查、去哪裡查、查什麼
向查帳冊、查交易明細表等等
還有複雜的事實也有賴律師代理人以書狀整理
民事案件的法官比刑事案件法官更倚賴書狀說明
所以書狀在民事案件很重要
如果你整理得讓法官很清楚
就能夠說服法官
我曾經辦理的借名登記案件
我要說服法官這件不動產是借名登記
雖然只有一千多萬的房子
但我製作多項表格、查詢各種證據資料,書狀累積已經是上百頁的份量
最後終因獲認真法官的理解
判決勝訴確定
這麼複雜的整理
當事人絕對無法處理
法律關係看起來很簡單,就是要對方回復登記而已
但實際上事實整理起來十分複雜

家事案件例如離婚官司
律師擔任代理人有時是一種緩衝
不願意每一庭去與對方見面
除非法官強烈要求
否則家事案件的當事人一樣是不需要親自前往開庭
所以離婚案件會委任律師代理訴訟的比例也是不少的

第三,
其他像是勞動訴訟、審約、訂立遺囑等等
涉及比較專業的法律內容
尤其遺囑依法規定有一定要件
缺一不可
有時不是自己上網找些資料就了解的

因此
整體的建議還是
不論是已發生訟爭要前往應訊或開庭
或尚未發生訟爭的被害人想要提告
我都建議先找律師諮詢討論
最後是否需要委任律師代理
仍然以個案的律師建議為準
因為案件百百種啊

不會認為我這篇有寫跟沒寫一樣吧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