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287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偵查庭--訊問

當你從法警的口中知道是哪一樓哪一間偵查庭時 你就到那偵查庭外的椅子上坐著等 特別注意那間偵查庭的法警會出來唱名點呼 你聽到你的名字 就把身份證拿過去給這位法警 之後檢察官對完年籍資料並記名筆錄後 會還給你的 目前的偵查庭外牆都會有電腦螢幕 你在螢幕上可以看到自己案件的案號 然後就會知道自己是幾號 像在醫院看診一樣 你知道自己是幾號後 就盯著偵查庭外牆上的燈號 像看診時診間的電子號碼版一樣 這樣自己也比較有個心理準備知道再多久會輪到你 一進入偵查庭 你會看到高高在上的檢座與書記官 他們的位子非常高 需要你「抬頭」才能看到 尤其當被告站在檢察官前面 那麼近的地方還要抬頭 就又顯得更高了 我每次都是在這個時候體會到「糾問制度」是什麼意思 至於檢座的位子有必要那麼高嗎...... 在這篇文章因重點不同 我不想評論 或許那是一種氣勢 他們認為會進入偵查庭的被告 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要被威嚇才會講真話認罪的吧 只不過 人家美國的檢察官沒坐那麼高 他們還是有破大案吧 日本Hero連續劇裡面檢察官問案也只是在辦公室 檢座坐辦公桌這邊 被訊問人坐辦公桌那邊 好像也沒像我們把偵查庭搞的像包青天升堂一樣 人家應該也是照常破案 且定罪率百分之九十以上啊 檢察官開始訊問時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不論你是被告身份或是證人身份 你都是會站在檢察官面前接受訊問 北院有的偵查庭好一些 被告站的地方有一排椅子 士林地院和板院我是沒看過 不過以我的經驗 十位檢察官只有一位會叫被告坐下應訊 不知這是否是在司訓所時老師教的 要無時無刻給被告一種威嚇、震撼的感覺 或者坐著感覺是對被告太尊重了點吧 被告一安逸、一不怕 就不認罪、不說實話? 這還是糾問制度的貓抓老鼠心態 在此不多言 站著和坐著最大的不同 也不過是檢座權威給被告或證人的感覺罷了 問題是 坐著和站著與發現真實好像沒有多大的關係 恐怕只是遂檢座威風罷了 倒是有一次在我當事人提出告訴的案件中 檢座傳喚兩位年逾6、70的老人作證人 這兩位老人從頭站到尾 連訊問被告時也是站著 是後來我當事人向檢座提醒證人已站立過久須要休息 這時才由告訴人攙扶到後面的椅子上坐下 這位女檢訊問態度很好 看起來也不像是「作威作福」之人 我想他沒有顧慮到證人的年齡而請證人坐下 主要還是習慣問題 檢察官沒有養成這種「請人家坐」的習慣啦 如果你站著不舒服 大膽地向檢座詢問是否可以坐下 (基於禮貌,不是要檢座許可) 偵查庭中律師倒是可以坐著 而且有桌子可以寫筆記 不過...... 到目前為止 北檢、板檢、士檢都是一樣 律師桌上沒有電腦螢幕可以看書記官打的筆錄 這樣真的會造成不方便 我記得有一次 幫學長代一個庭 酒駕案件 被告並沒有承認是他開的車 但是後來筆錄印出來我一檢閱 發現書記官打的意思變成是被告有開車 而且有些地點的字還打錯 我請被告先不要簽名 並請檢察官更改筆錄內容 這位女檢氣勢凌人 還很不客氣的說「你是要改什麼啦!」 本來我還很客氣 既然她開始「歇斯底里」 那我也不客氣了 我板起臉來 說明被告的權利 並一字一句地把剛才被告說的話念出來 還指正書記官打錯的字 沒錯 我當時滿腹理想與熱情 對於感覺要陷人於罪的檢座 我當然不留情面 檢座能有什麼辦法 她依法本來就要更改 怕浪費紙張嗎? 那請先搞一台電腦放在律師桌上 最後筆錄改過來了 不過 請你別以為我這麼囂張是否會影響當事人權益 唉 我還是會有這層顧慮 所以態度上還是會比較謙卑有禮的 但因為這個案子被告是軍人 普通法院沒有管轄權 所以這位士檢的檢座只是開庭簡單訊問後 之後要做不起訴處分然後將案件移到軍檢去審理 所以以後案件也不會在她手上 但筆錄還是攸關當事人權益 要爭取還是不能放水 只是態度上我比較有恃無恐吧 檢座的問案態度? 那就要看被告的命 有的被告就是會碰到那種與人為善的檢座 這時你如果是告訴人你會氣死 因為被告都沒在怕的 有的被告明明是被冤枉的 碰到兇巴巴的檢座連話都講不好 身為辯護人只能拼命幫他寫狀子彌補他庭上說的不得宜的話 以我目前的經驗是 女檢比較令人心驚膽戰 可能是為了要「服人」吧 通常板起臉來、大聲起來 是會讓人一整天心情都不好過的 我也曾碰過傳聞很兇、動不動要押人的男檢座 因為被告的辯護律師是他以前在法院的前輩學長 所以對被告就以「一般」問案態度處理 這些都不算違法不是風紀有問題 這些是要告訴我們 檢察官也是人 也會有七情六欲 漸漸地 在上帝的榮光與慈愛的帶領下 我慢慢地能夠體諒會讓我心情不好的檢座 充分地在偵查庭行出 「愚昧人立時顯怒,通達人忍辱藏修」的聖經箴言教導 總之 在偵查庭裡面 請大家自求多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