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287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對閱卷倫理之想法

去年底 臺北地檢署以洩密罪起訴北院周占春法官 案件大概是A檢舉了B涉犯之毒品案件 B被起訴後 B的辯護人C律師去法院閱卷 並將閱卷後資料交給C律師的當事人B檢閱 卷內有檢舉人A的資料 被B看到了 於是B去把A毒打一頓 雖然B已經因為毒品案件入獄服刑 但A仍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 擔心B出獄之後仍會對他及家人不利 A跑去質問地檢署 地檢署才開始查這個洩密案 案件到這裡 如果你看的重點是周占春 那他到底為什麼被起訴...... 因為那件毒品案件在偵查時周占春是核發搜索票的法官 起訴周占春的檢察官認為A之所以身份會曝光而遭毒打 是因為周占春核發搜索票後卷宗沒有把A的身份好好的「隱藏」起來 所以算是洩密 這個部分不是我這篇文章的重點 所以在此我不討論案件構成要件該當或有罪無罪的問題 我乍看這件案子時的焦點 大概跟大部分的律師一樣 是放在閱卷的這件事情上面 至於這案件中書記官有無責任作好彌封工作、 有無法律規定這案件的檢舉人A不能曝光 一般社論上也都有討論過了 我想談的是關於律師閱卷的部分 大致來說 只要你是案件受委任的律師 且案件已經是在院方 (刑案偵查中案件無法向檢察官聲請閱卷,這是常識...) 就可以聲請閱卷 所謂閱卷就是去請書記官把這件案件全部的卷拿出來給你看 不論是民事訴訟代理人、 刑事辯護人(擔任刑案辯護的律師我們會稱辯護人) 或是告訴代理人等 只要是律師 法律規定都可以聲請閱卷 如果你不是律師 那麼民事案件當事人自己或是非律師的訴訟代理人都可以聲請閱卷 刑事案件辯護人只能由律師擔任 被告或告訴人自己也可以聲請閱卷 但只能夠閱覽筆錄部分 至於告訴代理人如果不是由律師擔任則都不可以聲請閱卷 回到律師閱卷的這件事情上 由於我的指導律師教的好 跟部分律師不一樣的地方是 我們很看重閱卷這件事情 卷裡面有很多玄機 不論是簡單的公文函、閱卷聲請單、甚至是送達證書等諸多文件 都能在不同的關鍵點上讓你得到許多寶貴的訊息 去閱卷不是只有印筆錄或審理單啊 尤其有些律師在法院開始可以下載電子筆錄列印後 幾乎因為節省成本的原因都不到法院去閱卷了 這是很可惜的 由前述可知 閱覽全部卷宗的權限幾乎是只給律師 以辯護律師來說 閱卷權基本上就是實行辯護很重要的武器 除了有比維護被告人權更高的價值必須要維護的原因 以法律明文規定以外 本即不得任意限制律師的閱卷權 不過要特別去考量的是 到底律師的閱卷權是因為律師的身份才給律師 還是因為被告的權利才給律師? 以下我講到 都是集中在刑事辯護人閱卷權部分 我們從刑事訴訟法的規定 被告自己要閱卷只能閱筆錄的情況下 應該可以得到一個小小的結論 那就是律師的閱卷權絕不是單單只附屬於「被告的權利」 還有因為「律師」的這個身份才有的權利 所以 如果今天我們理解到 律師的閱卷權不是因為律師受了被告的委任成為被告的「工具」才有的權利 也就是說律師的閱卷權是單獨由律師享有的權利 那你就應該同意 律師對於閱卷所得卷證資料的處理上 必須以「律師」的層次而非「被告」的層次來衡量 換句話說 處理閱卷所得之卷證資料時 必須考量到律師倫理規範 以及律師對實現社會正義應扮演之角色與功能 講了這麼多像rap一樣饒舌的話 簡而言之 我的想法就是 律師的閱卷權不是被告的權利 而是律師要實行為被告辯護時單獨要賦予律師的權利 讓律師有和檢察官一樣的武器在法庭上為被告辯護 而沒有武器不對等的問題 我認為給予律師閱覽全部卷宗的權利是基於社會對於律師的信任與期待 認為律師處理閱得之卷證資料會比被告或告訴人還要自制 律師應該就所閱得之卷證資料與當事人討論辯護策略 但對於卷證資料之運用 絕對不可能只有被告權利的考量而已 你拿著那疊卷宗 還有你身為律師的使命要實現! 從以前到現在我就一直是這樣認為 所以我對於能進閱卷室去閱卷影印卷宗 感到驕傲而責任重大 辯護人應該要對抗的 是法院或檢方侵害閱卷權 侵害律師閱卷權就是侵害了律師為被告辯護的權利 也侵害了被告訴訟上的權利 我們去閱卷時偵查中關鍵性的筆錄、公函等文件 以國家安全、機密等各種理由用白紙遮住不讓我們看 偵查中光碟不給我們聽 我們不知道被告有沒有被刑求逼供 不知道證人有沒有被威脅利誘 我們什麼都不清楚的情況下 如何為被告辯護 簡單的理解就是 檢察官知道的 辯護人不知道 這就是一種武器不對等 檢察官拿散彈槍 辯護人拿盾牌 怎麼看都知道誰贏誰輸 這種情況 才是我們要對抗的侵害閱卷權、辯護權的情況 而在這個案子中 如果律師不把卷證資料全部交給被告就是妨礙被告行使辯護權、 就是侵害被告的權利嗎 不是這樣的吧 所以 雖然同樣都是刑事律師 但我對於這個案子當中的C律師的作法 無法表示認同 對於C律師在臉書所說 「我不認為我將卷證資料交付當事人有什麼不對,反而認為這才是適正的辯護權行使必要的流程」 的這句話 我一點也無法認同 因為律師辯護權的行使 與將「卷證資料交給當事人」的這件事 是兩件事 卷證資料一定要「全部」交給被告當事人才能實現辯護權嗎 律師是否應該要有能力去分辨 什麼資料是可以拿來跟檢察官對打的武器 什麼是與為當事人辯護無關的資料呢? 辯護人不是被告的工具 不是行政法裡面講的「行政助手」而已 辯護人當然可以不將所有的卷證資料交給當事人 因為這些資料不是因為當事人的身份而取得的 是因為律師的身份而能有取得資料的權利 那你要問 如果是這樣 律師難道不會違反與當事人間的委任契約嗎? 怎麼會呢 先不論委任契約上不會有誰去明文約定「閱卷資料要全部交給委任人」 就算有此約定 難道不能認為是違反公序良俗而無效? 我們在陳水扁案件中 看到他的辯護律師將閱卷所得之光碟召開記者會公諸於世 當時我就認為是個不良示範 雖然後來律師公會並沒有做出任何懲處 但我打心底還是認為 包括這次案件裡面的優秀的前輩 前輩們這樣做 是把律師的閱卷權給搞low了 過去我進入閱卷室閱卷是那麼驕傲而昂首闊步 但那陣子進閱卷室卻沒像之前那麼理直氣壯 辯護人不是被告當事人的打手 不是被告當事人的工具 更不是被告當事人的傀儡 叫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叫我們給他什麼閱卷資料就給他什麼 律師有專業、有能力、可判斷 有辦法以法律解決事情 將閱卷資料光碟公諸於世叫大家來評評理的作法 不啻將專業的工作搞得成為平民百姓茶餘飯後的消遣 也讓同業的我覺得前輩是不是沒有能力以法律專業來解決這個要大家評理的問題 至於將閱卷資料交給當事人使檢舉人受到傷害的這一樁 我所不理解的是 難道不瞭解當事人知道檢舉人是誰後可能的行為? 或是難道沒有去思考或沒有能力去篩選 什麼資料與辯護策略有關、什麼不需讓當事人知道也無損辯護權的行使? 我相信這個答案很明顯 誰都知道就算被告當事人不知道檢舉他犯罪的人是誰 也無損於被告或律師行使辯護權利 不是隨便把憲法大旗打出來 辯護人或被告做什麼都是合理的 對於A所發生的事情 令人感到遺憾 對於C前輩所發表的言論 我不敢說遺憾 只能說 我們大家都還有好多要學的、要想的、要經歷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