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287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建國百年-被告人權恐龍化

去年時代雜誌有過一篇特別報導 介紹挪威一座十分人性化的監獄 這座監獄專收謀殺、性侵害等重刑犯 監獄的人性化在於內部設有視聽設備、運動設備等 還有供懇親住宿的獨立雙人房 我想獨立雙人房的這一招真的很人性 我在美國影集裡也曾看過妻子進監獄到這種雙人房去陪伴坐牢的丈夫一晚的 挪威這座監獄捨棄水泥外觀 採用磚塊、木塊等材料 整個建築自然地融合在生態中 不過四周仍然有水泥圍牆 只不過有綠樹遮蔽這些圍牆 讓人完全感受不到監獄散發出來的肅殺之氣 這座監獄還有一個很大的特點 也是讓我至今仍不太相信的一點 那就是這座監獄的管理員守衛不帶槍 平常還和大家一起吃飯運動 因為槍枝會造成不必要的威嚇與距離 而且有一半的管理警衛室女性呢! 聽說是典獄長相信這會降低囚犯的侵略性 以上這些是整理自司法週刊黃瑞華法官的一篇文章 這篇文章也在介紹宜蘭地院無囚籠外觀羈押候審室的人性化創新 這部份台北地院聽說也做了 看完這篇文章 其實我內心有些感慨 我們對於人權的想法 不應該只有在外觀上著墨 上幾禮拜林孟皇法官在中時社論裡的一篇恐龍法院文章 我也略有相同的感觸 建國一百年 我們的司法有多大的進步 有多少仍需要改進的空間 身為主要案件是刑事的律師 對這一點有深深的感慨 在我短短的執業時間裡 碰到對刑事被告沒有偏見地審理案件 在交互詰問時沒有表露出對刑事被告敵意的法官 十個裡面大概只有兩個吧 真正會看我的辯護意旨狀然後深刻地體會檢察官起訴漏洞 以及證據無法證明起訴書所載行為的法官 十個裡面大概只有一個 不過這只是我個人的意見與感受 自從開始辦民案以後 真的發現民事律師有成就多了 因為法官(或助理)不但會在你的書狀上面畫線表示有看過的重點 而且在開庭的時候會受到你的主張影響他自己的想法 你可以盡可能地主張對你有利的事實與證據 然後可以很樂觀地期待法官大人會參考你的意見 我的經驗是十個法官裡面有八個都會這樣做 這樣的差別 已經可以感受到 作為刑事律師真的要有很強壯的意志力了 而常常穿梭在刑庭裡的我 對於被告人權還有一個感受就是 羈押中被告或是借提出來的被告 他們也常跟我們一樣 穿梭在各刑庭走廊上 讓人以「特別」的眼光看著他們 像在看動物園裡的動物一樣 如果你有機會在刑庭晃一下 (當然除非你是律師否則最好不要,刑事庭不是什麼好地方) 你可能有機會遠遠的聽到鐵鍊碰撞在一起的聲音 一聽你就會知道 有個帶手銬腳鐐的人走在廊上 你會看到他們大部分穿著灰色的衣服 天冷時會有一件外套 藍白拖 我沒看過他們穿襪子 來開庭時 就跟大家一樣 在走廊被兩邊各一個的法警攙著行走 腳步無法跨大 因為腳鐐銬著 兩隻手放在肚子前面 因為銬在一起無法自然下垂 剃平頭 沒帶任何帽子和頭罩 你可以清楚地看見這些人這樣像動物般地被牽來這裡 牽來那裏 這番言論被Sun聽到 又要笑我是婦人之仁 這些人做惡多端 罪有應得 但我不想從這個角度去探討這個問題 因為如果每個問題你不去限定角度來討論 絕對不會有交集 尤其這個被銬起來的人只是個被羈押的人 他都還沒被定罪 卻已經把他當做是罪人 他的尊嚴的確是被侵害的 在高院、在北院 我都看過這樣的情形 我的經驗在士林地院看過比較尊重的處理 有個案子裡同案有個被羈押的被告 每次法警押他來開庭的進出口是在法庭裡面 就像法官總是從法庭裡面進出是一樣的 他不需要走到外面一般人穿梭的走廊 這樣不但避免了被劫的危險 當然也保護了他的尊嚴 拖著手銬腳鐐走在人來人往的法院走廊上 再沒有神經的人都會覺得別人在看自己 我自己也曾經有被羈押的當事人 當事人的母親年紀大還必須工作養家很是辛苦 無法常去看守所看他 但開庭時她一定會來 總是在開完庭他要還押看守所時 在走廊上跟著他旁邊 邊走邊拭淚邊交代他在裡面要保重 有一次我就看過法警無情地把想摸摸孩子的母親的手推開 惡狠狠地告誡母親 「要會面去看守所辦會客,這裡不是看守所!」 我看著心裡很辛酸 但我能體諒法警基於安全考量的忠於職守作法 這位當事人堅持做無罪答辯 堅持自己是清白的 我幫他打無罪 後來法官改判幫助犯 他仍不服氣 繼續上訴打無罪中 我想提出來思考的一點是 別總是以殺人惡犯、性侵害惡犯等重犯來作為反對尊重被告人權的理由 監獄裡面不是全部都是殺人犯、重刑犯 更不是每個人都是有罪的! 老是以殺人惡犯這種重刑犯危害社會為理由來反對尊重被告人權 不但失之偏頗 也有違直道 我曾在走廊上聽過父母在看見帶著手銬腳鐐的被告穿越走廊時 告誡旁邊的小孩要好好做人 不然會像他們一樣丟臉 讓大家看笑話 這或許是另類的教育方式 但看在曾經看過無罪當事人有同樣「丟臉」時候的我來說 所思考的又是另一個方向了...... 另一方面可以探討的 就是候審時的犯嫌所在地 有一次快下班的時候臨時被通知到地檢署 因為有位當事人被查獲疑似使用毒品 被帶到警察局去驗血驗尿做筆錄 之後要移到地檢署由值班檢察官做交保或羈押的程序 我是在當事人要被移往地檢署時受到通知 也就是我們同時往地檢署出發 我到達地檢署時還沒有看過我當事人 那時是晚上九點了 我到達地檢署後 法警把我帶到值班檢察官開庭處理的那庭外面等候 這個庭的前方就是所謂的候審室 因為法警會往裡面叫名字 然後再由裡面的法警把人帶出來 所以我往門縫裡偶而能看見裡面的情況 當時著實令我震驚 後來在參考我當事人的說法 以及聽其他當事人說在警察局過夜的那個拘留室互為參核 拘留室或候審室裡的擺置的確是很讓人難過的 以我撇見的候審室 裡面是一個個白鐵大鐵籠 就像你去動物園看到有些老虎、獅子或動物被關起來的大籠子 這籠子裡面有一個馬桶便器 有的是有一片小板子遮掩 我當事人說她的那個籠子裡的門板壞了 她根本不敢上廁所 因為很髒而且沒有遮蔽 只能一直憋著 我從門縫沒有撇見這麼多 大部分是聽當事人說的 不過我所見的的確是有點髒亂 而且法警在叫呼那些犯嫌時 是缺少憐憫的 就像自己是高人一等的階級 頓時間感覺是在封建時代 到此為止 我必須強調且十分嚴正地澄清的一點就是 絕不是所有的景象都是我所陳述的這樣 我所陳述的也僅是我所知道以及我所聽聞當事人真正的見聞 換句話說 不是所有的法警都是如上所述 也應該不是所有的地檢署或警局的拘留室都是這樣地原始而簡陋 我更相信 這些至今讓人難以相信的擺置應該是欠缺經費預算所致 我還願意相信 這個國家 這個社會 還是會把被告或犯罪嫌疑人當做有尊嚴的同胞來討論他們的人權議題 請別誤會 被害人及家屬的權益保障是另一個議題 不要情緒性地把主張應重視某些被告人權的律師 一竿子打到了不重視被害人權益只會為該死被告辯護的律師群 很多事情沒有那麼絕對 不是贊成ECFA就是共匪的走狗 真是厭透了這種民粹式思想 挪威那座監獄的人性化 有很多是我難以想像的 甚至說不定有些形容也不是表面的這樣操作 例如不帶槍的這一部分以及大家一起吃飯一起運動的這一部分 我感覺反而是違反人性的 因為人被關起來就會想要逃出去的吧 不然也不必關了就在家裡讀經禱告向上帝懺悔贖罪就好了 但這倒是提醒了我們在被告人權保障上的觀念 很起碼的一點就是 別忘了被告也可能是個無罪的犯人 但是我也想告訴你 如果我不是刑事律師 如果我不是看過一些草率起訴或是品質很差的起訴書 我也會跟你一樣 不會有被告有無罪可能的了解 我也能跟你一樣體會被害者或其家屬的心情 我是個嫉惡如仇的人 也曾經在想「騙檢座」而來到事務所的當事人面前與他吵架給他臉色 讓我們平心靜氣地看完這篇文章 我所要表達的不是對於被告的迴護 而是但願能從上帝的慈悲裡 給他們一點人性尊嚴 這絕對與惡人必須伏法接受制裁的觀念 毫無衝突與矛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