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287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結婚狂想

「我結婚你會來嗎?」 「這不是真的吧!」天啊!S是準備要給我特大驚喜嗎? 「想太多你,我是問,我如果結婚的話你會來嗎?」 這句話 真熟悉 我好像半年前問過柯媽 S是聽了我去參加教會姊妹的婚禮 突然問了我這些有的沒的 「你到底會不會來啦?」 「你是被雷打到還是怎樣?我怎麼可能不去呢!我還準備去抓看你哪個檢座同事喝完喜酒給我開車的,我就當場告發咧!」S到底在想什麼啊? 「即使你那時還沒結婚你也會來嗎?」 ㄏㄡˋ 我真的覺得S是被雷劈到腦袋秀逗了 廢話 我一定去的啊 「說不定到時候你就給我突然有事。」 「喂,你是最近太閒嗎?最近都沒有大案喔?」 原來 S上禮拜也去參加一場她大學同學的喜宴 後來同學打電話來謝謝她參加喜宴的時候 抱怨了一下她的兩個好朋友 單身的時候是死黨 她有男朋友之後也還很好 結果結婚的這一天 她的死黨好朋友們並沒有出現 一個說公司有事 一個說要回南部 明明之前就發了喜帖了 害她很難過 這位新娘跟S說 難道是嫉妒她結婚而不願意來給她祝福? 還是只是單純的有事? 「檢座大人,我真的覺得你閒到不行,你想不想轉任律師?這種事情可不可以不必討論啊,我覺得我好像沒有這種大腦空間跟你研究這種奇怪的心理學好嗎?而且,我覺得你同學想太多好嗎?她沒去度蜜月嗎?跟你一樣閒?」 厚 真是拜託咧 S到底哪根筋不對 變得這麼娘 「喂,你不覺得女人特別看不得好朋友結婚?」 「不會啊,我教會小組有個姊妹,跟我很要好,她結婚我一定去啊!」我是說Karen啦,「還有其他人,Hedi結婚我也會去啊,像今天結婚的那個在我們教會,我下午也去啦……還有Connie結婚我也會去啊……」 「都是你們教會小組的嗎?」 「對啊」 「我同學也是基督徒啊,她的死黨就是她小組的啊,沒人去。」 「那人家就是真的有事嘛,說不定感染H1N1啊」 「可是我同學說不是,來的單身姊妹很少,幾乎都是有伴的,不然就是那種大喇喇的那種。」喂喂喂,什麼叫大喇喇的?(這我就沒問S了) 我真的不太明白S在說什麼 講電話當時 我在看HBO九點在演的欲望城市 難得我覺得電影版還不錯看 這傢伙在打擾我 「欲望城市裡的這四個女人,他們對於彼此的喜怒哀樂都那樣關心,誰結婚都給予誠摯的祝福還從頭幫忙到底,絕對不可能會發生有誰不參與的情形,這不就是死黨嗎?」 S聽我說在看欲望成市電影版,她說看過了,然後開始發議論 「是啊,所以我說你結婚我一定去啊,你想找我當伴娘也沒問題啊,所以你想怎樣嘛?」 「你休想當我伴娘,我得找個比較難看一點又比我矮一點的朋友啦!哈!」 「這句話還算中聽,好啦不當你伴娘,至少我可以陪你逛街挑婚紗啊?」 結果我們就隨著欲望城市電影版的劇情 講那些結婚matter五四三 完全忘記明天要上班的痛苦 「其實我會這樣問只是在想我同學講的,是不是女人都比較看不得別人結婚?記得我們曾經討論過女人喜歡比較另一半的事情?」 「記得啊,你這麼說我倒是想起來一件事……」我開始回想起…… 「怎樣?你也覺得我講得有理吧……」S突然眉飛色舞 「幹嘛這麼高興啊奇怪,你以為你異議成功喔」 「拜託,我又不是公訴組的,你快說啦,你想到甚麼?」 「ㄟ……我記得我之前那個教會的小組也是百分之九十是單身姊妹喔,Karen就是跟我一起參加小組的姊妹,後來我回台北,聽說裡面一位姊妹後來辭掉工作到南部教會當同工,她之前也是感情不順,很期待結婚,也在教會裡讓大家為她的婚姻禱告,結果她去南部後認識一位愛主的弟兄,半年多以後就結婚了,很幸福喔……」 「你到底要說什麼啦,我要睡覺了啦」S終於想到明天要上班了 「喂喂喂,是你自己叫我講的ㄟ」,奇怪,司訓所出來的都比較沒耐心啦厚 「好好好,請講重點啦」 「重點是我發現,聽說她舉行教堂婚禮那天,我們小組一個人都沒去,其實也只有半小時到一小時的車程,只有Karen去,她幫大家帶禮物去。」 「那你有沒有去?」 「我當時在台北啊,太遠了,而且禮拜日教會下午有小組服事我也不能去啊」我當時真的是離不開台北,那陣子我竟然能夠在小組帶信息以及敬拜呢 「之前這位姊妹跟小組員大家都很好嗎?」 「是啊,至少是我認為應該去參加喜宴的關係」 「可是都沒去?」 「只有Karen……」突然間,我發現我知道S從一開始就想講的是什麼了 「我的結論是對的吧,連你們基督徒的教會小組這麼親密的夥伴都沒人去,這不是嫉妒人家結婚是什麼?」 「我是真的太遠了啦,禮拜天有服事我也沒辦法去啦」 「我說其他人啦!」 「其他人應該也有事吧,我都有聽Karen說啊……」對這些人是否真的有事,我好像也有點心虛了 我想起了我也沒去參加柯媽的婚禮,雖然我跟她好像也不算死黨(柯媽別打我),我沒去的原因是我正如火如荼準備律師高考啊,這理由絕對充分了吧,考完我也馬上跟她聯絡啦,只是到現在她都還沒補請我喝下午茶…… S說 她認為Karen一定是我以前那個小組裡的單身女性會最早結婚的一個 我衷心地這麼希望 她配得一個可靠的男人的 而後來S又說了很多道理 我大概也清楚她的意思了 想想今天我看到參加婚禮禮拜的小組組員 女生只有我是單身 還有另一個從花蓮回來的檢座姊妹 我們還敘了舊 其他女生都是有伴的一起來 男生不論有伴沒伴的都來了 一個人坐在遊樂園旁長椅上喝咖啡 看閒書等婚禮開始時 還碰到昭榮來跟我打招呼聊天 這傢伙從我第一天加入小組之後就沒再看過他 他說是差派到別的教會去 主日也不在這裡聚會了 他今天還特地來參加婚禮禮拜祝福以前小組的朋友 一個人 不過 我還是認為 這一切都是巧合 一定是有人生重病 有人出國 有人早已經安排事情沒辦法更改 「或許吧大律師,不過女人對於同樣適婚年齡女人的婚姻,尤其是自己好朋友的婚姻,容忍度我認為很低,很少不吃味的,除非是那種善良沒心機的,個性像男生大喇喇的……」哇咧S,你連容忍度這名詞都用上了啊! 「你說我跟那個花蓮檢座嗎?」我壓著很低的聲音問S ㄘㄟˊ 到底什麼叫做大喇喇! 「唉,女人能比什麼,比男人,比誰結婚的早,比誰婚禮盛大有面子,比……」 我真是服了S 老實說我還真沒想那麼多 我相信大家都是臨時有事 掛下電話 我想了一些事情 你會因為嫉妒你的好朋友終於有了幸福的歸宿 就不去參加她的婚禮嗎? 怎麼可能呢? 這跟我如果當法官會飆法庭裡的人一樣是絕對的不可能 不過在今天的這個場合 我發現有件討厭的事情 坐在我前面的那兩對我不認識的couple 在特定的婚禮進程中 女孩就會親暱地拉拉男友 推推男友的頭 咬咬耳朵 狀似十分親密 他們看來是觀禮親友 不是基督徒 女孩的動作很明顯 男人只是被動地回應 在我看來就是那種宣示主權 表現自己是名花有主的驕傲 呵呵 我想S也要說我是吃味人家有男友吧 我是覺得今天結婚又不是你們 你在那邊打情罵俏也要看場合啦 莊嚴隆重的禮拜 不必在那邊告訴大家你有男朋友 會結婚之類的肢體語言 尤其坐在我前面 不想看到都不行 我認為這不叫做吃味 畢竟那兩個女孩的男友光看外表及舉止我就看不上眼 我相信 不參加好友的婚禮一定會有好理由 尤其教會的小組姊妹 S啊S 你真的想太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