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104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令人敬佩的社工員先生

 在某處提供義務法律諮詢服務,
還差
20分鐘就中午12點,
我想著依照往例,
近午這時不會有人來諮詢了,
所以一派輕鬆地準備到鐘走人。
出乎意料,
有一位穿著
polo衫、背著後背包、
脖上掛著應該是某機關的吊牌、看來神情有些疲憊的民眾,
怯生生地詢問我現在是否可以諮詢。


「當然沒問題!請坐,請填寫資料表。」
在他坐下填寫資料表時,
我們之間間隔著一隻手臂長的桌面,
我仍然聞到他身上散發出那股濃濃的、
明擺著是騎著機車在車陣中穿梭了一段時間的那股「交通味」
(有騎車的人應該知道那是什麼味道),
感覺得出他是想趕在
12點以前到這裡來的。

0先生您好,今天是想詢問什麼事情?」
我看他在填寫資料時,手上拿著一份起訴書,大概知道他要問什麼案子。


「其實我今天來不是要問我自己的事情……
喔,
偶而會碰到明明是要問自己的事情,
但卻說是幫忙問別人家的事情,
沒關係啦,這天底下管閒事的人真有那麼多就是了
……

「也行,是什麼狀況?」

「我要幫我的一個個案詢問後續會面臨的法律程序是什麼。」

個案?

原來,
這位先生是市政府的社工,
某個他追蹤處理的高風險家庭中的年輕媽媽,
被起訴了,
這位才
20出頭的年輕媽媽剛生了一個1歲多的小孩,
因為職校畢業就懷孕,
小孩才
1歲多,
先生還「出國深造」沒有一段時間是出不來,
婆家看不起她,根本就不管,
自己現在住娘家,但打小沒見過娘,娘家的老爹肢體障礙在賣彩券,
小孩子缺奶粉錢,
她一時不知怎麼辦,
剛好有朋友說要向她買幾個帳戶使用,
所以為了不到
3000元,
她就賣了自己的帳戶。
可想而知,
起訴書說,
這個帳戶後來被作為某人在網路上詐騙金錢的帳戶,
這位出賣帳戶的年輕媽媽,
就以幫助詐欺被起訴了。


「為什麼你們社工會知道這個是高風險家庭而介入?」
究竟是誰諮詢誰啊?我先提問了自己的一堆問題。


「我們是後端接案的人員,前面如何列為高風險家庭確切來源我不太了解,不過,按規定,有很多管道都要通報,我們會介入是因為小孩,可能是她先生『出國深造』時有先被調查家庭背景而知道他有個剛出生的小孩,然後通報,或者是他們有申請一些補助或低收入戶什麼的,也會知道這個家庭的背景,知道有個剛出生的小孩。」

「那她四肢完好精神正常,也有職校學歷,應該可以隨便找個工作……
我才剛說出口,
發現自己說了蠢話
……

「她的爸爸每天要去賣彩券,肢障也不方便帶小孩,小孩現在只有1歲多,她只能自己帶小孩。」
那是,所以我才說我問了蠢問題。


「而且,現在肚子裡還有一個,再兩個月就要生了。」
社工員先生皺著眉頭補充了這句後,
我徹底地就
……不問了……

之後,
社工員先生非常鉅細靡遺地詢問這位年輕女士之後的答辯方向、
準備證據及可能的判決結果,
還把法條翻開請我向他解釋一下法律規定的意思。
我一一向他說明,
他聽得非常仔細,
問得也非常細緻,
像是他自己面臨的訴訟案似的,
我依照法律規定和執業經驗,
提供他被告的答辯方向,
也告知後續可能發生的結果的處理方式,
最後也提供申請法扶協助派遣律師協助的方式。


時間已經來到了1210分了。

所有的問題回答完畢,我才看見他臉上露出比較輕鬆的笑容。

「希望今天回答問題有幫到你的忙。」

「當然有,謝謝,其實我來問主要是自己心裡有個底,因為為了小孩,我自己想知道後續這位媽媽會有什麼結果,看這孩子是否需要安置或其他協助,能幫她就幫她,法扶我會請她去申請。」

原來,
這位社工員先生主要是為了孩子著想,
希望先知道這位媽媽會受到什麼判決結果,
然後看如何安置孩子,
所以才來諮詢,
我一直以為他只是要幫媽媽而已
……

最後,
社工員先生在收拾背包時,
我又忍不住好奇開始詢問他們的工作。
他說的
一如我從認識的社工朋友口中所得知的,
這絕對是一份累死人不償命的工作
……

這次的義務諮詢,
是我美好的經歷之一,
我看見了人性的善良與真誠,
這位社工員先生每天時間卡得那麼緊,
卻會為了一個
1歲多及快出生孩子的緣故,
騎著機車、穿梭車陣,
趕在
12點午休以前來諮詢律師意見,
以作為他後續保護孩子的準備。
我想這絕對不是他的主管要求他來諮詢律師的,
他大可以等這位媽媽被判刑了或是怎麼了,
看主管叫做什麼他再做就好。


我相信,
這位社工員先生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
因為他做在最小的人身上,
就是做在基督耶穌身上!
謹以此篇獻給廣大的勞苦功高、犧牲奉獻的社工員們

願上帝祝福你們手上所有的工作盡皆順利平安!

(以上個案內容均經改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