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287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速閱呂介閔案

呂介閔案,
算是第一個由檢察官主動以對被告有利的證據聲請再審,
而且法院在決定開啟再審程序前就釋放被告的罕見案例,
所以
來繼續追蹤一下這個案子。

呂介閔案在今年1月份經高院開啟再審後再次判決無罪,
該案因符合刑事妥速審判法第
8條之規定,
因此檢察官不得再行上訴,案件因而確定。

精確地說,
這次的高院判決主文是「上訴駁回」。
這個案子的一審判決結論是「呂介閔無罪」,
之後歷經二審、三審、三審三次發回二審,
最後的事實審即二審判決呂介閔有罪,並由最高法院確定,
所以呂介閔有罪確定服刑;
而重新開啟再審,就是推翻了再審前最後一次的事實審二審有罪判決,
回到了當初一審判決呂介閔無罪、檢察官上訴到二審的程序,
簡單地說就是二審事實審的判決都被推翻了,
只剩下最初一開始的一審無罪判決,
而這次再審,就是檢察官對於一審無罪判決不服上訴。
所以,二審法院結論認為被告無罪,
一審的認定是對的,
那當然就是駁回了檢察官的上訴,
一審的判決就獲得維持。

檢察官聲請再審的理由,
就是當初在死者胸部咬痕處採集到的些微
DNA
以當時技術無法精確判斷,
但以現今技術檢驗出來的結果發現與呂介閔
DNA不符,以此為由聲請再審。

在呂介閔獲釋時新聞報導很多,
朋友們討論時也說,
DNA不符只能表示可能有第三人也在、或曾經在場,
與呂介閔是否有殺害被害人,根本是兩回事。
後來二審法院駁回檢察官的上訴,
結論上維持一審無罪判決時,
媒體及輿論也太過簡略地認為法官是因為胸部採集
DNA不符因而認被告無罪。但,
如果仔細去檢視這樣的說法,
其實很有問題,
因為這個案子並非性侵案件,而是殺人案件,
被害人胸部也不是死因致命傷
(何況還有法醫認為胸部咬痕是行為人於被害人死後所為),
因此胸部上的這個第三人
DNA並不能導出「兇手是第三人而非被告」的結論,
所以,法院豈可能僅憑被害人胸部上
DNA不是被告,而判決被告無罪呢?

所以來看看104年度再字第3號判決書主要認為呂介閔無罪的理由有哪些(以下係經本人整合)?

  1. 經最新技術DNA比對,胸部咬痕上DNA與呂介閔不符,推測重咬死者胸部之人並非呂介閔;固然有法醫認為齒模比對結果,是呂介閔之齒模機率甚高,但經最新的美國相關資料以及我國其他專家鑑定人之意見認為,齒模不能以「機率」來判斷,該鑑定結果無法驗證,不具再現性,因此咬痕也不能認定是呂介閔所為
  2. 由死亡原因看來,死亡原因為腦水腫合併腦疝形成,顱骨骨折、顱內出血及皮質挫傷,對衝性顱腦衝擊損傷,他殺,而且衝擊力道非常大,由死者日記、證人證述等各情研判,呂介閔與死者並無感情交惡或有更深仇恨(這裡判決書詳載認定兩人感情沒有交惡的理由與證據,包括電話通聯時間、幾位證人證述、死者日記記載、死者過去感情紀錄等)。
  3. 死者被害當時疑似有目擊證人見到有人拖拉死者屍體,但該目擊證人所指該人外型、騎乘機車款式等,均與呂介閔不符。
  4. 倘若依照起訴書所寫的呂介閔犯下兇才的殺人案,又在殺人後騎車離去,在呂介閔家中或相關處所應該可以搜索到疑似的行兇工具、沾血衣物、車輛痕跡等,應該有很多地方可以查到跡證,但,完全沒有查到任何與現場有關之跡證,所以要說呂介閔有殺人,實在很可疑。
  5. 事發現場可疑鞋印中,沒有任何一個與搜獲呂介閔之鞋款鞋印相符。
  6. 死者衛生棉上雖驗出呂介閔DNA,但兩人為男女朋友,不久前又曾發生性關係,精子細胞存留時間可高達7天,且死者並未遭受性侵害,所以即使在死者衛生棉墊上驗出呂介閔DNA,也看不出這與呂介閔殺害死者有何關係。
  7. 死者遭害後,證人證稱呂介閔一如往常工作、生活,絲毫看不出任何異狀,以呂介閔當年只是個20歲出頭的年輕人,家庭、生活、工作都十分正常,沒有證人證稱呂介閔有任何異樣情緒或身心狀況,一般來說如果真有殺人行為,豈可能如此鎮定?殊難想像。
  8. 呂介閔經過三個機關測謊,一個講說謊,二個講沒說謊或無法鑑定,三個機關用的測謊方法不一樣,表示測謊這種結果是不能拿來認定犯罪事實(目前實務上對於測謊結果還是持非常保留的態度沒錯)。
  9. 由死者胸部重力咬痕、陳屍情況所示,法院認為恐有第三人疑似為性侵害而殺害死者,應由檢察官另案偵辦。

寫到這裡,
我們可以知道認定這樣的無罪結論,
需要綜合好多的事證資料、邏輯推理,
並非輿論或媒體簡單三兩下報導
DNA不符就可以認定無罪的。
本件中,
DNA不符的這個新發現,只是一個開啟再審的契機,
並不是說這個點就是無罪的原因,
我們不應該由著輿論和媒體引導我們的思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