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手術室

關於部落格
  • 9010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接法扶,又怎樣

 文思枯竭之際,
起手又要再撕掉一張書狀稿之前
想去灌點咖啡,
讓腦袋裡阻塞寫狀靈感的二氧化碳盡快飄出去別礙事兒。
在等待機器透過我一點不清楚的機械程序洩流出咖啡前,
聽到從茶水間那裡傳來幾位助理「下午茶」時間的聒絮:
 
「你們不知道喔,
  很多實習結束的律師或是執業不久的律師,
  都是靠接法扶的案子過活的啊!」

「是喔,什麼叫做接法扶案件過活?」
 
助理間總是會有一位「老大」,
現在老闆又發明了「法務主任」這種與薪水沒什麼太大關係、
但確會莫名讓人心理上感覺很爽、很自我膨脹的職稱,
這位「法務主任」比別人多一些經驗,在所裡待得最久,
幾位剛進來的助理們紛紛唯馬首是瞻,
我們事務所比較操勞,有時需要日夜顛倒,
助理「使用量」大,每隔幾個月就要適應不同的「新生」,
而且真的是職場新生(不然怎會誤入歧途?)。
我在等待時走到茶水間倚門框而立,
兩眼無神地望著他們,

他們看我過來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迴避,
更從來不用減低音量,
在他們眼中,我是「自己人」。
聽這個話題,恐怕又是在談論上禮拜實習結束剛登錄完畢就離職的E律師
 
L律師,你想睡喔?要不要吃蛋糕?」

謝了,蛋糕只會搞大我的小腹,
也只有這種「新生」才會這麼貼心地關懷我的精神狀況,
老鳥們對這裡律師的精神狀況,已經見怪不怪了
 
只見法務主任望見我後立馬從剛剛談八卦的神秘臉
變成奉承小人陽光笑臉,
 
「嗨,L律師」
 
然後果然還是不管我死活狀態地調轉回頭變回神秘臉繼續八卦:
 
「這些律師才出道沒多久,
  怎麼有可能有人脈或案源,
  當然只能接法扶的案子啊!
  法扶一件酬金23萬,一個月可以接個3件的話,
  以一個菜鳥律師來說已經很多了!」


「哇~~」
 
新生助理們望著法務主任露出驚訝的表情,
好像聽到什麼駭人聽聞的新聞。
聽到咖啡機停止運作,我回去取我的咖啡,
又聽見法務主任繼續講:
 
「所以他們說要出去自己開,
  還不是要靠法扶的案子,現在律師沒那麼好做了啦!」
 
「是喔」……「是喔」……
 
新生助理們此起彼落地咕噥著「是喔」、「是喔」……
 
L律師你說我講的對吧!」
 
法務主任這傢伙在我精神狀況最不濟的時候叫我發表演說是吧
我端著咖啡,
進到茶水間站著給他們講講我認為的「道理」。
 
我的第一句話就是,
只要我脫離受雇人生,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狠狠地接法扶案件。
每個人的想法不同,
有些律師開業就是要賺錢,
社會責任或法律扶助這種事,
除非可以博取龐大社會版面、開拓更多案源的扶助案件,
否則敬而遠之;
有些律師認為法律扶助案件的當事人因為是弱勢,
在人格狀況上通常都會有些特殊的情形,
不好溝通或了解,
為了避免麻煩所以不接法扶案件。
我認為這些觀念都沒有好與不好,純粹個人選擇不同罷了,
對我來說,
我把法扶案件作為回饋社會的一種管道,
而且我常在接觸法扶案件的當是人後,
更感謝神所給予我的一切,
即便是碰到不ok的當事人,
我會認為是神讓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然後要盡全力保護自己,
不論是開會紀錄、書狀、電郵通訊溝通內容,全部存證,隨時紀錄,
以免被反咬一口,吃了啞巴虧。
 
至於有人對新進律師藉由法扶案件累積經驗,
甚至賺取所需,頗有微辭,
我持完全相反的意見!
在好多年以前我就已經在部落格裡發表過文章,
表達我支持新進律師投入法扶接案的行列,
也認為社會大眾應該要多給予肯定的眼光,
畢竟正如我所認識多數執業多年的律師,
他們或許更著重於拓展業務,勝過從法扶接案,
但是社會上真的有人有需要法律扶助,
這些人又要由誰來幫助他們?
新進律師有熱忱,有時間,有動機來接案,
正好補足了這一塊的需要。
對於新進律師的辦案素質或經驗的擔憂,那應該要是另外一個問題,
專業精進是每位執業律師責無旁貸的永恆義務,
不論是法條、法規、社會觀念、世界潮流,
沒有一樣是恆久不變的,
新思維、新概念、新法律、新的判決方向,
都不是你拿著考上那一年的六法全書和判決可以應付的,
律師公會、法扶基金會、各種研究機構的研習課程,
是每位執業律師需要留心注意的方向,
並不是只有新進律師才需要進修,
批評新進律師沒有經驗、沒有專業接法扶案件的邏輯,
是站不住腳的。
而新進律師就算是為了生計去接法扶案件,
那又怎樣?
只能說新進律師有熱情,沒有人脈案源剛好來接法扶案件,
努力認真地精進專業,投入辦案,
再由案件中取得辦案經驗,
豈不相得益彰?
不讓新進律師接法扶案件,
難道請那些資深大律師來辦法扶案件嗎?
除了社會矚目案件,
又有幾位資深大律師能撥冗接法扶案件呢?
這是現實問題。
 
聽完我一口氣講了這麼一長串,
法務主任也愣在那裡說不上話來,
我想他應該開始思考我到底是不是「自己人」了吧
 
「還有,」我準備再丟下一句恐嚇意味濃厚的話,
 
「不要再說人家是『菜鳥律師』,
  這個詞有貶抑的意涵,小心被告公然侮辱!」
 
很討厭人家說「菜鳥律師」這種字眼,
新進律師經驗確實不足,
或許專業上也需要一再經過實務的磨練才能跳脫出學院的思維,
但不代表可以動不動就用「菜鳥」這種詞八卦或貶抑人家
誰不是從頭做起來的?
尤其是從這位「法務主任」口中說出這種論斷律師的話,
為免新生助理被「污染」
我半開玩笑式地丟出以上那句話。
 
下班時經過我助理的位子,
她算是事務所的「中級」助理了,個性溫婉。
 
L律師,謝謝你幫E律師說話,我跟她還有在line,她在另間事務所,過的很好。」
 
「那就好,叫她記得有空要接法扶案件啊哈哈!」
 
 
(以上人物情節業經改編,如有雷同請勿對號入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